我想把這篇文章貼過來,畢竟是我自己寫的啊

去年八月在亞洲之旅出發的前兩週吧,偶然在網路上看到go with dream環球旅行計畫,是一個行動電源品牌推出的我頗為心動寫了以下的文章就寄出了.過了兩週收到入圍通知,近1400篇的投稿取28,有些雀躍

但也從入圍通知裡得知遊戲規則,所謂的贊助環球旅行的遊戲規則首先要符合規劃,參賽者要規劃出兩個月內去六大洲,超過十個國家,至少15(還20)個城市...與其叫環球旅行不如叫趕路做飛機啊!累積里乘數比空姐還快吧!

這樣的旅行方式我完全沒有興趣,於是也沒有寄出決選的資料

但更妙的來啦,據說所有的入圍者都會收到該公司的行動電源,都過了大半年了詢問兩次連個正在處理中之類的推託之詞都懶的回信給我

據稱一旦投了,所有的內容可被該公司無償使用,所以搞不好我的文字和夢想正被活動結束誠信就消失的人使用著

但回頭看當時的文字,真是寫的滿腔熱血,而至今志向未改呢!

 

走在夢想的旅途上 ,go with dream,旅途最美的在路上。 我正在路上..旅途的終點便代表旅行結束,也許是到達目的地、也許是該回家了、也許是夢醒了。你可能鬆了一口氣終於要回到甜蜜安穩的家,你可能淡淡的哀傷惆悵計劃期待已久的一切就這樣快速的結束了,你可能痛苦的抱頭倒在地上打滾因為明日起又要上班,你可能沮喪的拍拍舊行李和空盪的錢包一切又要重來,你可能歡欣鼓舞奔下飛機直闖夜市為了熟悉的鹹酥雞小籠包。而一切最明媚的、最期待的而令人回味無窮的、時而緩慢悠然時而興奮疾行的旅人獨有的時光,一切都遺留在路上。 然而若真是為了一條「實體的道路」著迷的旅行又如何呢?那是真的在"路上"了。 

 

 我第一次執著於旅行中遇到的道路是2004年冬。在日本箱根享受過溫泉、殘雪、搭乘多種交通工具,搭乘觀光海盜船在蘆之湖上遠望富士山頭白後,穿過杉木林蔭道後踏上舊東海道的小徑,才發現前夜令我興奮的殘雪,成為今日阻撓我踏上道路的元兇。那殘雪使得石版濕滑、道路半封閉、巴士延誤,而我也與東海道擦身而過,才剛剛走到門口連碼頭都沒拜就含淚說掰掰。東海道...江戶時代連接京都和東京,貫穿當時千年繁華古都與朝氣蓬勃新城的道路。好想走一段看看,這樣的願望一直到2010年,踏上另一條與東海道齊名連貫兩都的中山道,在日本中部從妻龍宿花三個小時在細雨迷濛中走到馬龍宿,才算勉強實現。http://manatsu.pixnet.net/blog/post/28220435 

 

 這件事成為個人小小的旅行史上大大的成就。一個人走著,依著沿途的指示牌前進,踏過石版道、碎石路、木頭小徑、水泥路、柏油路,穿過住家、農地、馬路、小橋、竹林、樹叢、瀑布。和對面擦身而過的另ㄧ個健行者或旅人打招呼,然後在十幾分鐘或半個小時短暫的只有自己的時刻,搖晃著驅熊鈴為自己壯膽,清楚的用身體感受到,我正在旅途的道路上。 不特別熱愛戶外活動的旅人、對運動不太在行的ㄧ般人、旅費總是不太充足的平凡人,透過一段路感受到和逛景點跑行程、或慢悠悠無目的晃盪的旅行截然不同的體驗。在自己的家鄉也有一些規劃十分完善的健行道或復原的古道,但或許是人太多呼朋引伴、攜家帶眷十分熱鬧,更可能是心境上的不同,沒有體會到滿滿吸一口氣,空氣中除了芬多精外還有滿滿的夢想的芬芳。那一次徒步穿越日本岐阜縣與長野縣後,旅行中「道路」的魅力隱約在心中萌芽,不僅是將它當作是ㄧ個造訪的景點、或徒然經過而無感的交通途徑,而是將某些特殊的道路即視為目的地。

 

2014年,夏末,此刻。我辭去看似穩定的工作去作中程旅行。何謂中程?對有些人來說半個月是中程,ㄧ個月就是長程了。對有些人來說離開國家就是中程,出了亞洲就是長程了。但到處滿是動輒以年為計算單位的流浪旅人,他們在地圖上來來回回織成細密的網,實際走過的距離及地圖上的距離,繞了地球幾圈半。因此我預計花費五六個月的時間,走訪東南亞、南亞的十個國家,也只能算是中程旅行。 心與身要在亞洲晃蕩,ㄧ方面依然旅費不足,另ㄧ方面想要走訪地理與文化位置上,理應最熟悉、最親近的亞洲大陸以及那星羅遍佈的小島。但,我的魂又蠢蠢欲動飛向另一塊大陸,ㄧ條在心靈上筆直前進,而江土上蜿蜒起伏的道路。通往西班牙聖地牙哥的朝聖之路。 你可曾對一個國家、一方城鎮、一條溪流、一汪湖水、一座城堡、ㄧ棵樹、一片原野、乃至於一條道路,一見鍾情!就像對人一見鍾情般的心跳加速、兩眼迷濛、魂牽夢縈的,可以說是著迷,也能說是中了邪般的執著嚮往。 那一天的我,明明一如往常的上網搜尋亞洲之旅的資料遊記,偏偏點進西班牙朝聖之路的網頁,一瞬間就被長達八百公里,從法國小鎮貫穿整個西班牙的道路奪去心魂,著迷的一頁又一頁翻閱資料,手拿計算機快速搭搭搭的計算旅費、機票錢,盤算繞完亞洲後還有多少盤纏前行。一回過神來真想甩自己兩巴掌!不是都要前往思思念念的環亞之旅,此刻又不甘不願嘟嘟囔囔的惦記歐洲做什麼! 但就是忘不掉一瞬間被雷擊中電的暈茫茫麻酥酥的感覺,朝聖之路,在心中默念一百遍癡癡念念不忘。

透過自己的步伐,實際丈量在歷史、文化、宗教上具有神聖巨大意義的實體道路,一步一步的與自身、與自己的過去和現在的煩惱想法、與期望或一片迷惘的未來、與朝聖者、與每一個幫助或阻礙你前行的人、與宇宙天地任何你想像得到的力量對話。觀看電影「The Way」,借閱德國知名主持人寫的「我出去一下」、奧斯卡影后寫的「聖地牙哥性靈之旅」,不再抗拒內心的想法,暗自下了決定,我非常想去,而且終究要去。 而更引發對於相關文化及歷史之路的熱情,在網路上搜尋有關朝聖之路、宗教朝聖、世界遺產、世界十大經典道路、文明古道等關鍵字,慢慢描繪出自己的道路地圖,亞洲、歐洲、南美洲...好大一圈野心勃勃的旅程。然而最後,卻對無意間點到的影片,關於對於生於斯長於斯的這塊土地,每年最盛大的宗教活動的紀錄影片「九天八夜大甲媽祖遶境」紅了眼框。如果真想走朝聖之路、真想探訪在歷史、宗教、文明上具有重大意義的有形或無形的道路,這才是我最應該參與的第一條道路。

 如果我可以環遊世界,我當然想啊!這不僅是「如果我可以」的假設句,而是我想、我渴望、我希望做到、我努力達成。如果我可以探訪世界,我想去好多好多地方、好多好多的國家。我貪婪的想把地球儀上60%的國家點名一遍(說100%未免太夢幻虛假)。但是其中有一些特定的道路,我希望能更細密、更身體力行的探訪、行走,透過漫長的移動、身體的疲乏與滿天的風沙或滿山的綠蔭來體會「道路」實質與心靈上的意義,「往前進」與「目的地」鼓舞的力量還有渴望,懷抱著夢想前行,go with dream。 台灣的大甲媽祖九天八夜繞境、世界文化遺產上惟二的道路遺產「西班牙朝聖之路」及日本伊勢山「熊野古道」,還有日本另一條更漫長而虔誠的1200公里「四國遍路」、西藏的轉山又是宗教上另一條重要而一生中必定前往的聖途、三大絲路(西域「絲綢之路」從西岸直至土耳其伊士坦丁堡、西南絲綢之路「茶馬古道」、海上絲路馬六甲)、2014年南美洲貫穿多國新入選的長達六千公里「印加古道」直至馬丘比丘... 那一些有形的無形的、異國的本土的、失落的復元的、商業的宗教的、世俗的神聖的道路...如果我要去環遊世界,我想去走路、然後慢慢的經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natsu 的頭像
manatsu

***膠帶花**

manat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