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去一下],隨興的標題,真實的旅行。
昨天下午在上網亂搜尋有關西班牙朝聖之路的訊息時,
(是的,我明明下個月要啟程花五~六個去環遊南亞/東南亞,現在卻在著迷於西班牙的書)。
無意間發現「我出去一下」這本德文翻譯紀錄遊記,在德國剛出版的當年大賣,引發歐洲的朝聖之路的不知第幾波熱潮。
 
我出去一下,怎麼想應該都是家居服去便利商店啊!!!你怎麼就隨便去西班牙走了八百公里!
23541382  
(大陸神圖)
 
西班牙聖地牙哥朝聖之路,是三大宗教朝聖之路之一(一個是日本紀伊山熊野古道,另一個是哪咧?麥加?耶路撒冷?西藏?)我沒有查到,但只有西班牙和日本的被登錄在世界遺產裡。而道路被登錄在世界遺產裡的非常少見,另外還有絲路,而另一條今年入選的是南美印加古道,通往馬丘比丘的那一條長達六千公里,貫穿非常多國家的道路。
 
回到西班牙聖地牙哥朝聖之路的討論,我約莫在一個多月前才知道這條徒步道路的存在,之前真的是完全一無所知。因為我的眼睛大部分都看放在還未完全開發的地方,深知那一切很快的瞬息萬變,現在不去,未來它就變了,或者是現在不去,未來它沒變的話我就沒有體力再去了。
 
就像那Incredeble india一樣 「只有被選中的人才能去印度」。
順便感謝一下印度,我似乎通過初選。
朝聖之路素來也有「只有被選中的人才能前往朝聖之路」「朝聖之路引領你」
這種微微宿命感的旅程,但它本身就是宗教之路,更顯得特殊,而且「繁星原野聖地牙哥」幾個字聽起來簡直是夢幻神聖至極。
 
0005  
(網路圖片,這網站介紹雖然很簡單,但把朝聖之路主要精神和迷人之處都點到了)
 
總之最近很著迷於這條道路,陸續看了一些相關的書籍,電影,恨不得環遊完亞洲後立馬衝去西班牙。
 
[我出去一下]」作者作者哈沛.科可林Hape Kerkeling,是德國知名喜劇演員、名嘴、電視節目主持人,在我一夜啃完大半本,隔天早上還提早一個小時起床,在上班前看完後,應該是整個歐洲的主持人裡我最熟悉的一個了,但是google了他的照片還是毫無感覺,看起來就是個螢幕前的成功人士,代表我真的很不在意他是誰耶。但我真的不在意他是誰
61nRy+U9HeL  Hape-Kerkeling-CD-Cover    
這兩個封面...真的是同ㄧ個人!旅行使人容光煥發,苦行讓人又髒又累哈哈。
 
讓我感覺閱讀過程中非常痛快的是,「在神聖的道路上不那麼神聖的朝聖者」。
或許是因為喜劇演員和主持人身分的關係,非常擅長觀察人、與人交談、詼諧的描述正經和危險的甚至是十分內心戲的場合。
沒有十分強調ㄧ個終端的目的或信仰,沒有與內心非常掙扎鬥爭的個人小劇場,沒有十分虛無飄渺捉摸不定的神跡或天啟。
他描述沿著朝聖之路主要幹道遍地飛舞的蝴蝶、在朝聖者受傷受困時適時伸出援手的另一個旅人、透過不斷的觀察與和朝聖者交談相處了解每個人的目的與自己的追求。
他熱愛一點金錢付出換來的享受,而不是堅持擠在九十人通舖然後五十人共用廁所(男女各半),隨時隨地就來個咖啡咖啡咖啡磨蹭到太陽高照才出發,而不是苦行的追逐日出與和夕陽的定律走在路上。他在受不了的時候跳上公車前進一段,但卻不感到羞愧而是坦承自己的確走不動了。
他自己、短暫同行、結伴走、帶著隻小狗走,然後永遠邊走邊抱怨「我的膝蓋痛死了」「我的腳痛死了」「我要吃好吃的」非常的真性情。
 
在看「我出去一下」的同時,我借了另ㄧ本更早期出版相關書籍「聖地牙哥性靈之旅」,據稱是更前一代引領西方人到朝聖之路追求內心的經典。
又是ㄧ個名人寫的,奧斯卡影后莎莉麥克琳(我對她還是沒什麼印象)。
無奈此書無法引起我的共鳴和閱讀樂趣,到現在只看了兩個章節。
追求內心更深處的靈魂、同時擁抱恐懼和慾望、順從天啟、了解自身的性靈、每ㄧ個相遇的旅人和瞬間都是上天的指示...
喔~倒地!
我不是看不懂,也不是不了解她的內容,同時也不是不接受作者的良善美意。就當我是愚昧世俗的凡人,無法體會她身心靈與宇宙共鳴的美妙吧!
只是當過度內心戲,將所有發生的一切和內心每ㄧ個念頭都當成一個暗示,去剖析攤開了細細描述且追朔到人生中的某一個回意時,我的大腦就當機了,而且覺得不耐煩無法在專心閱讀,甚至開始吐嘲外星人和亞特蘭提斯之類的內容。
當然每ㄧ個流派(我猜想這樣的信仰已經涉及到某個心靈成長或宗教的流派)都有自己的追隨者,才會有其他人前仆後繼也去追求心靈的淨化與對話。
畢竟朝聖之路本身在宗教上就具有他神聖與歷史的意義。
只是我想那個神聖意義,大概大甲媽祖九天八夜繞境對我的影響和震撼還比較大。

 

 
 
另一個關於西班牙聖地牙哥朝聖之路(我一直打成聖地牙科,是有哪間牙科那麼偉大啦)的相關創作是電影。
The Way
the-way-cartel  
 
劇情的簡介ㄧ開頭就讓人揪心:四十歲還在念博士班的兒子不顧六十多歲父親的反對,不唸書不畢業打算去走朝聖之路,然後第一天就遇到異常天氣的暴風雪...死了。老父親為了兒子的遺願、為了自身的悲慟、為了說不出來是什麼念頭,背上兒子的裝備,帶著兒子的骨灰,上路了。沿途看到紀念碑、十字架、標的物,就灑ㄧ點骨灰,當作是兒子和自己一起走過。沿途的風光壯麗,但有時候出現太多次了就掩蓋不住天地遼闊ㄧ人獨行的蒼涼。他走著走著,沒有抱怨膝蓋痛裝備好重食物難吃...走著走著,出現一個愛吃又好脾氣的荷蘭人、ㄧ個失去靈感荒野晃盪多時的小說家、ㄧ個也曾失去孩子希望戒菸又菸不離手的母親...每個人的朝聖之路。
 
the-way-movie-poster  
 
我在得知朝聖之路存在的隔天就觀看這部電影,有時隨著劇情裡的老父親揪心難過,有時跟著在內心大喊加油加油,有時出現一些愉悅的情緒。
是愉悅,不是高興快樂或是因電影好笑而引起的開心。
只像是放假日好天氣洗了被單,或是回家路上看到ㄧ隻貓很靈巧的過馬路,那種很淡的心情。
 

 

每個人在朝聖之路上一定會獲得一些你需要的,拋下一些困擾你的、早該捨棄的。
我幻想自己出發及到達的那日會有什麼不同,除了外顯的體重(聽說都會瘦5-7公斤耶好期待喔)、非常黑的膚色、強健體魄、ㄧ身風霜落魄的外表。
技能方面可能是終於進步的英文口說、ㄧ點點從零到開始的西班牙文、對於各種外加事物的忍耐力、終於挑戰成功的意志力。
但是關於內心,關於自我,卻完全猜不出來會得到和拋下什麼?
沒關係的,我終究去會去的,在不久遠的未來。

    全站熱搜

    manat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